VickyPeng

3.7.2014

我一直尝试在这所所谓全国一流的大学里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。前久手机丢了,就暂且当作是丢了,此后我每日上课及其认真,偶尔还大段大段地去自习室泡泡,比如今晚。一教D座是传说中的学霸楼,确实安静,大家都奋笔疾书,脑晕目眩之时拿出手机耍耍。说起手机,记得初一时在班里拥有一个itouch还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,到了高中,每周日收手机,全班一摞的iphone只能凭套来认自己的那一个。
这些年人们不管通过什么方式都致富了,早已超过小康水平,当然,贫富差距这鸿沟仍然无法跨越,所以有人四环内的房子都一堆堆,有人卖肾买iPhone。但起码每个人都在削尖了脑袋往前钻,早忘了手段和过程,有人窃喜了,有人吃亏了,但整体来看似乎还是呈现出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,不知大家觉得这是否好。
好吧,我承认我曾是其中一员,iphone中的一员,窃喜中的一员,吃亏中的一员。确切的说,都与我无关,都不是我的,我只是看着,一直都只是看着,不去想有一天我自己光着大脑门迎接浪潮时是怎样的。就在前几日我还盘算着怎么忽悠我爸再让我窃喜一次,人总是会被外化的,但起码我还能把自己拽回来。
自习室的时间原来那么快,四五个小时一晃就没了,像高三时一样。从自习室出来,穿过长桥,刻意走得很慢,不时有人从后面超过我,我就特开心,听着几首民谣,脑袋里全是木吉他和口琴的声音。我想更多时候我是一个希望淹没在人群中的人,这样我可以为所欲为,没人理我,少了关注,也就少了交流,对我来说有时就算是他人赠予的赞美之词对我来说都是累赘。因此如果我是一个invisible,也是很好的。可能这样的想法其实一直都在,所以我不愿说话,不愿打扮,甚至头都懒得梳,一身运动装,随时都可以出门。舍友问我你怎么穿的如此休闲,我只觉得,好吧,彪悍的人生从来不需要解释。
经过商业街有男生啃着鸡腿从我旁边闪过,有女生在跟旁边的女生兴高采烈地讨论某韩国男星的故事。我晃到文具店买了个本子,什么图案都没有的那种,要不是写字太丑,最好格子也不要要。然后又端了瓶酸奶,真心感觉超满足。回宿舍坐了十多分钟,没缓过神来,舍友要出门,看见我:“呦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!”
啊哈,估计今天就是这个格调,没准明儿我又听起了摇滚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