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kyPeng

读《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》



“子益,你应该去读读蒋方舟。”在好友的强烈推荐下,我把本该献给BEC的夜晚献给了这位二十多的小姑娘。原来听说过她,印象就是被清华破格录取的才女,到底才不才,我也不知道。
《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》是蒋方舟二十岁后第一本杂文集,对于这样一帆风顺的女孩,出本集子自我总结一下,可以理解。看完序言就觉着,这女孩有意思,尽管仍带着一丝青春期疼痛文学的味道,那也不过是因为太年轻。我便开始想要寻找她同那些会思考的聪明小孩的差别。处于80、90的分界线,本就多多少少沾着两代人的气息。在我看来,90后这一代或许空前浮躁,但80后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,面对着更大的撕裂感与时代的鸿沟,孩子吓傻了,这也正常。
她不是一个具有超脱气质的女孩,反而我认为她是一个怯怯的小家子气的女生在一次次现实的“重创”下蜕变为一个批判者。而这种所谓的重创,更像是受者太过弱小,所以震撼力便被无限放大了。之所以说小家子气,更多的体现在眼界不够,一身才华在褒奖中长大的少女在踏进京城的一刻瞬间失措,有人赏识,但我想内心的汹涌澎湃只有姑娘自己知道。
字里行间会觉得这姑娘看的透,一针见血,毫不含糊。再看会发现,她所批判在笔头的,在现实中她并不敢突破。她说:“记录本身,即已是反抗。”我想问,是你反抗,还是号召着别人来反抗?她是一个曾经或者现在仍是,深陷体制内的人。因为改变意味着颠覆,意味着失去,意味着无法掌控的不确定性,而陷入体制太久,牢笼本身就成了一种保护,突破让他们因无法进行成本计算而恐慌。她也深知自己不会离开这堡垒,于是详细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不敢“留点余地”。我倒觉得留不留余地不过是建立在既定的选择上罢了,张口闭口的成功学,字典里必然没有余地,就好比你一开始就是本着《新周刊》主笔去的,余地也就不重要了。
姑娘是有才,越往后读越能感觉到她的成长,只是今天不能读了,BEC还在向我挑衅,怎能不捋起袖子一顿狂虐。

评论

热度(26)

  1. RenyiVickyPeng 转载了此文字